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刑事法律圈 > > 正文

格林机枪双人:时代在歌里
2019-10-08 23:40:44 刑事法律圈

起初在豆瓣上看到网友调侃“哥练的胸肌,如果你还想靠”,当时不知道是什么来历,稍加深究才知道,这是周杰伦新歌《不爱我就拉倒》里的歌词。这首歌里的“金句”还有“把安全帽戴好,不让你在爱情路上跌倒”“爱的险你不想冒,不想被套牢”。这粗糙的句子受到广泛质疑,周杰伦也不得不做出回应,说他把“胸肌”写进歌词里,是为了制造反差,寻求突破,希望能达到轻松幽默的效果。但听着周杰伦和方文山合作的歌曲长大的一代人自然是不买账的。

周杰倫的歌,音乐是一流的,但歌词其实和音乐不够匹配。而方文山的“中国风”,那种对中国文化的重塑、张扬,很能击中正在崛起的中国人内心的某一点,由此成为经典,倒也不意外。总之,总要有点长处,有个入口,才能打动人们,赢得人们,不是歌词本身,就得是顺应了时势。

曾经有人在分析歌手成名因素时说过一句话:中国人是很重视歌词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曲子,一首歌要有好歌词才能流传下来。想想也对,旋律更多击中的是我们的感官,但感官上的惊艳平静下来之后,我们就开始追究歌词了,而且,对歌词的追究更严格、更漫长。

过去多年,那些难忘的歌,多半有难忘的词。例如20世纪70年代的台湾民歌运动中,那些由余光中、周梦蝶、夏宇、郑愁予的诗谱成的歌,以及稍后的八九十年代,罗大佑、李宗盛、郑智化、姚谦、姚若龙写下的歌词。而在香港,我们有林夕、周耀辉、黄伟文。在内地,有崔健、艾敬、黄小茂、陈劲、高晓松、吴向飞,还有民谣时代,民谣诗人左小祖咒、张浅潜、

吴吞、张玮玮、周云蓬、李志、宋冬野、唐映枫的歌词。他们的歌词有文辞之美,也有现场属性,听他们的歌,总像是在给过去的时光留下一些纪念。

不过,歌词并不容易写,好歌词更有偶然性,是要用命去等、用命去博的。姚谦曾这样说:“有点在折阳寿的概念,你可能用你的阳寿去唤这一句话或者唤出这一个故事的描述。”林夕最好的作品,是他在2000年后患上抑郁症之后写出来的,“好像整天有一只无形的手扣着我的喉咙,每天起床肩膀就开始紧张,无法放松,看到电脑就害怕……我爱歌词如命,可现在它却要我的命”。

所以,回想过去那些忘不了的歌,其实多半是在琢磨那些忘不了的词。那些呕心沥血、字字珠玑的句子,即便当初没有听懂,也终有听懂的一天,就像人们说的“年少不听李宗盛,听懂已不再少年”。好歌词,是会和我们的人生一起成长的。我甚至确信,在未来的某天,它们就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诗经》《古诗十九首》和唐诗宋词。因为它们不只有文学之美,有情感的温度,更有我们这个时代的密码、现场的信息以及它们在流传过程中被人们添加上去的种种意义。

歌就是时代,时代都会被放进歌里。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