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尚格法律人 > > 正文

爱情公寓2mp4下载:熟人行骗,绕不开的亲密“陷阱”
2019-01-16 尚格法律人

人们常说要提防陌生人,但熟人就绝对可靠吗?古今中外的刑事发案率证明,70%的刑事案件都是熟人所为,而且,关系越亲近,往往被害得就越惨。原因在于,一方面,身为亲朋的加害人往往非常了解被侵害对象;另一方面,被害人对熟人过分轻信——用俗语讲就是“人家把你卖了,还帮人家数钱呢”。

本文记录的是一起熟人行骗案。在京、冀、辽、陕、川等地骗取多名熟人上千万元之后,犯罪嫌疑人果某于2013年年初被河北承德警方抓获。因为被果某所骗的众多受害者分散于数个省市,“到底该去哪个地区的公安机关立案”等问题让受骗者们急得团团转。在果某落网后,他们都觉得与他的交往就像“做了一场噩梦”。

行骗,专挑熟人抛诱饵

果某是河北省迁西县人,这次较多的受骗者也是迁西县人。

受骗者刘海洋,虽然损失不是最大的,却是格外伤心的一位。2012年春天,好像一夜之间发了财的果某,驾驶着一辆奥迪A8型轿车四处招摇,其周围人一口一个“果总”地叫着。果某手里拿着与辽宁省凌源市签订的《珍珠岩硅石项目书》和一张与当地市长合影的照片,几乎逢人便说自己注册了1200万元的公司,名为“凌源市今明矿产品开发有限公司”。公司投产后,“每年可赚上亿元”。

受果某宣扬的高额回报吸引,他的亲朋好友中有人想投资其公司入股分红,有人想在其公司找点儿活儿干。果某对与他相熟的刘海洋说:“朋友有远近,亲戚有厚薄。海洋,你来我公司干吧。你带着你的装载机先平整地基。我每个月给你2.4万元(报酬)。我现在手头紧,等你干完了,一起算账。咱们土地都征来了,投了1000多万元,我跑不了,你放心干吧!”

刘海洋高兴地离开家乡迁西,开着价值30万元的装载机来到了百里之外的辽宁省凌源市杨杖子村。果某的公司就在该村的山脚下。刘海洋一看山脚下果真有一栋大楼,果某春风得意地在这里进进出出。信以为真的刘海洋没日没夜地干了起来。可他干了3个月后,不仅没有拿到1分钱工钱,连自己的装载机也被一名姓张的人和一名姓黄的人抢走了。

其实,张、黄二人也是受害者——被果某骗来用挖掘机平整厂房地基。他们抢装载机的理由是“既然刘海洋是果某的亲戚,肯定是一伙儿的。我们找不到果某,就把果某亲戚的设备开走抵工钱”。

窝火至极的刘海洋差点儿寻死。在律师的点拨下,他到张、黄的户籍地——北京市密云县把他们起诉了。

事实上,刘海洋看到的那栋办公楼是一家部队留下的。当地政府为了招商引资,让果某免费使用,土地是零出让,哪有股份可言?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骗局。

还有一名受害人叫李晓红,是水利部滦河管理局潘家口水库职工。许某(与果某合伙开公司)与李晓红是一个单位的,两个人平时好得像亲姐妹似的。

李晓红在离北京不远的河北燕郊开发区买了一处房子,准备给儿子将来结婚用,每月还房贷。许某对她说:“你借我20万元,每月我给你5分利,你用利息交房贷多好啊。”

2011年夏天,李晓红借给许某20万元,对方有时给5分利,有时给3分利。2012年3月,李晓红要回了12万元本钱。

几天后,许某对李晓红说,她与果某建厂需要50万元,效益特好,当年就能挣1亿元,“你借我50万元,我让你一年翻一倍”。因为自己根本没有那么多钱,李晓红推辞了。

2012年3月13日早晨,许某与丈夫王某开车把犹豫不决的李晓红带到了燕郊。在对方的游说下,李晓红把房产证押到燕郊的一家典当行,支出了30万元现金借给许某。把房子抵押后,李晓红需每月还典当行7500元利息。最初的两个月,许某都及时还利息。但到了当年6月,许某让李晓红自己借钱去还利息。这时,李晓红预感自己上当了。她不得不鼓足勇气告诉丈夫实情,并从亲友处七拼八凑了30万元把房本赎回。

此间,李晓红一直找许某讨债。

2012年6月14日,果某与许某找到李晓红,对她说:“我们公司有1200万元固定资产,许某占30%的股份。(我们)把许某5%的股份转给你,折抵38万元债务(含许某前期尾欠8万元)。”许某说这是“双保险”,该付利息时就付利息,该分红时分红。

当李晓红的姐夫田明提出质疑时,果某取出4张挖掘机的发票,每台170万元,还有一辆奥迪A8型轿车及公司其他资产证明。田明说:“发票我就不看了,我去厂里看看吧。”次日,田明带人到果某厂里一看,发现那里只有一个院墙和钢结构架子。田明明白果某所谓的厂子只是一个道具,就不让李晓红再借钱给许某。可深信许某的李晓红却让丈夫蔡某取了13万元住房公积金拱手交给了对方。只因为她听许某说,公司现在是万事俱备,就缺20万元启动资金,便再次相信了对方。这次,果某打了一张借条后把钱拿走!

直到果某被抓,李晓红才从梦中醒来,但一切为时已晚。

被骗者中,没有最惨,只有更惨。迁西人杜国锋与果某曾是好朋友。果某以“承诺珍珠岩加工每吨给杜国峰提成5元”的高额回报为诱饵鼓动其投资。2012年3月底,杜国峰第一次投资32万元。没几天,果某又让杜国峰再投30万元,说建厂房急用。杜国峰给了果某20万元现金。值得一提的是,剩余的10万元汇入果某合伙人许某的个人农行账户。这条银行汇款记录已被迁西县公安局调取转入承德市公安局果某诈骗案案卷。

2013年4月28日,记者在迁西采访杜国锋时,他双手紧攥、异常气愤地说:“这些被骗的钱大部分是我花利息从亲友中借来的。我每月要拆东墙补西墙地还利息,现在真是走投无路了,下一步就想去卖肾还债了!”

追偿,被害人如何维权

2013年4月29日,记者在凌源市调查得知,被骗款最多的人叫罗发平,42岁,陕西安康人。在凌源经商多年的罗发平被果某骗走了252万元。当初,果某与罗发平签的合同是,每加工1吨珍珠岩,罗发平得纯利20元,而且其投资的252万元,在企业投产一年后,全部返还。对此,罗发平信以为真。

2013年1月8日,果某因在承德诈骗了2台价值300余万元的挖掘机,被承德警方抓获后,案件真相大白。

原来,果某公司的注册资本才50万元,果某出资20万元,凌源人杨某出资15万元,许某出资15万元。而且,企业从未进行生产。企业的地磅、变压器所付的30多万元,是受害人徐中华垫付的,建院墙的120万元是凌源人魏艳荣的血汗钱。

彻底看清果某骗人把戏的受害人,要求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帮助他们讨回赃款。

2013年4月中旬,记者接到受害人的情况反映后,拨通了迁西县公安局局长郭志强的电话。他态度友好地说:“如果不立案,应该向受害人讲明不立案的理由,你让受害人到县经侦大队报案,我们不会不作为。”

之后,郭局长接到详细的情况反映信后,立即派分管刑侦的姚副局长着手调查。姚副局长与经侦大队长积极协调检察院和法院的业务骨干对李晓红的书面材料进行论证。论证结果是:“如果从整个案件联系起来看,就构成了诈骗,对涉案人应该采取措施;如果单独从债转股的材料看,就是经济纠纷。对本案的定性,还要进一步调查,尽快给李晓红、杜国锋等受骗者一个公道。”

目前,迁西警方正在对案件调查、取证。

受害者认为,果某所骗的巨额赃款还未挥霍殆尽,公安机关有法定义务尽快追回,减少被害人的损失。尤其不能让涉案人逍遥法外。

摘自《法律与生活》半月刊2013年6月下半月期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