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法律网

主页 > 尚格法律人 > > 正文

鲁肃简公二事:庭前会议制度运行中面临的困境和出路
2018-12-11 13:05:41 尚格法律人

[摘 要]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确立了我国庭前会议制度,针对该制度存在的问题,建议制定细化庭前会议制度的工作规范,增强公诉人对庭前会议的认识,与审判机关就个案召开庭前会议取得共识,履行对庭前会议的审判监督职能

[关键词]庭前会议制度;新刑诉法;对策

一、庭前会议制度存在的问题

庭前会议制度的确立在我国刑事审判程序中能够发挥出很大的作用。既能够有效地保证被告人的诉讼权利、提高诉讼效率,还有利于实现刑事诉讼程序公正。但是新刑诉法实施以来,通过笔者基层检察机关公诉部门的工作经验来看,基层检察院提起公诉的案件很难召开庭前会议,主要原因有:

(一)新刑诉法规定庭前会议只是可选程序

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的召开庭前会议的要求为审判人员“可以”召开,也就是说,庭前会议并不是刑事审判的必经程序,而是一个可选程序,并不是每个案件都必须召开庭前会议。结合现有的法律和司法解释理解,不难看出召开庭前会议的案件一般是案情比较复杂、证据比较庞杂、被告人人数比较多的案件,需要在庭前会议上把非主要的程序性问题先予解决,避免占用庭审时间。或者是控辩双方就程序问题存在重大分歧的案件,需要在庭前会议上集中解决,避免实体内容的审理因为程序问题而搁置。因此,这就决定了召开庭前会议的案件必定不是绝大多数。

(二)基层检察机关经办的案件大多数没有召开庭前会议的必要

就基层检察机关而言,一方面,大多数公诉案件都是常见罪名、常见形态的犯罪,事情经过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案件的程序问题不足以构成延误庭审的障碍。另一方面,基层公诉人工作量大,办理案件多,对于常见犯罪有多年的办案经验,本着严谨缜密的工作态度,基本能够在起诉前发现案件存在的问题,将案件证据补充完善。甚至于基层的很多案件被告人并没有委托辩护人,也就不会出现辩护人与公诉人就程序问题产生重大分歧的情况。同时,基层检察机关办理的很多都属于简易程序案件,也不需要召开庭前会议。因此,综合上述几点,基层案件的客观条件决定了,大多数案件如果召开庭前会议反而会画蛇添足,增加审判人员和公诉人的工作量,降低诉讼效率。

(三)审判人员拥有是否召开庭前会议的唯一自由裁量权

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二条规定“审判人员”可以召开庭前会议,这在一定程度上就把召开庭前会议的权力局限在法官手中。但是从保障司法公正、确保控辩双方诉讼权利平等的角度出发,庭前会议应当由公诉人或辩护人提起,由法官组织召开。而在当前的司法实务中,审判机关的普遍理解是只有法官有权力决定召开庭前会议,控辩双方都是没有法定的建议权的。虽然在工作中,法官可能也会征求公诉人和辩护人对庭前会议的意见,但是实际上的决定权仍然在法官手中,控辩双方的意见只是参考,而没有实际的制约效力。而众所周知的,召开庭前会议等于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法官的工作量,因此法官基本上还是倾向于用过去的传统方法进行庭审,既不增加工作量,又得心应手,而不会去尝试召开庭前会议。这也就是造成基层很难召开庭前会议的最主要的原因。

(四)庭前会议作为一种全新的制度,还没有引起司法人员足够的重视

新《刑事诉讼法》实行仅有半年多的时间,庭前会议制度又不同于其他被修改的规定,是一种被创设的、全新的制度。在2013年以前,没有人采取过这种方式进行刑事案件审判。这也就决定了实施这一制度没有前路可循、没有经验可学。对于一种开创性的工作,一方面,人们很容易产生畏难情绪,不知如何着手,从而减少了对它的适用;另一方面,由于没有前例,也就很难直观地认识到它的益处和作用,从而感到适用与否无足重轻。因此,这也就造成了公检法司的工作人员对庭前会议制度都还没有足够的重视,形成了很少适用的一部分主观原因。

二、解决庭前会议制度存在问题的措施

针对上述问题,笔者认为,从法理角度讲,任何法律的实施起效,不外乎都是一个从法的制定、到法的运行、到法的监督的过程。从这个角度分析,基层检察机关的公诉部门可以从以下几方面着手,尝试解决目前面临的被动局面。

(一)立法为先,制定细化庭前会议制度的工作规范

目前庭前会议制度客观上存在的根本问题在于法律规定的宽泛和缺乏实务中的可操作性。从立法角度讲,这是任何新的法律法规实行初期都不可避免的情况,是由法律的滞后性这一特点所决定的。要彻底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逐步制定切实可行的司法解释。

作为基层检察机关,毕竟受权限的制约,对立法的参与度比较低。但从实际出发,可以联合本区域内的公安、审判、司法机关,针对庭前会议制度的完善,制定符合刑事诉讼法精神的、本区域内实行的执行办法。一方面,能够对庭前会议制度的发起方式、参与人员、适用案件范围、会议内容等做出明确的规定,使该制度细化可操作,也使执行该制度的程序和过程公开透明,真正做到有法可依。另一方面,也是最主要目的,是通过制定这一办法规范庭前会议的发起方式,赋予检察机关及辩护人提出召开庭前会议的权力。这样也就把“审判人员可以召开庭前会议”的规定加上了“经公诉人申请”的前缀,使公诉部门掌握一定的主动权,避免出现庭前会议制度流于书面而检察机关又无能为力的情况。

(二)内部强化,增强公诉人对庭前会议的认识

庭前会议制度不仅对于法官是新生事物,对于公诉人而言也是一种全新的制度。任何法律法规归根到底都是由人执行的,“意识是行为的先导”,法律是否切实执行,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人的意识上是否足够重视。庭前会议制度如果要有效实行,就检察机关内部而言,就必须要求公诉人对该制度的意义和作用引起重视。

在公诉部门内部,组织公诉人集体学习庭前会议制度的意义,了解该制度对提高庭审效率、保证案件公平公正的作用。还可以通过实际案例引导公诉人讨论召开庭前会议的可行性和具体流程、内容。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可以联系审判机关召开一次庭前会议,或者模拟一次庭前会议,组织公诉人观摩,使大家切实认识到召开庭前会议后庭审活动的高效和顺畅。在做好上述工作后,就可以要求公诉人,当提起公诉的案件具备召开庭前会议的条件时,及时向部门反馈,提前做好发起庭前会议的准备,并准备好相关需要的材料。同时,由于控辩双方权利的一致性,公诉人在审查起诉刑事案件时,也要注意听取辩护方的意见,当辩护人有意发起召开庭前会议时,公诉部门也要提前做好充分的准备。

(三)外部沟通,与审判机关就个案召开庭前会议取得共识

法的运行是一个从应然的书面规则到实然的运转流程的过程,之前提到的区域内工作规则只是为庭前会议制度的有效实施提供了一个切实的依据,甚至是一种实施的可能性。但法规从制定出来到可以有效运行,是一个从宏观到个案的微观的过程。换句话讲,当个案符合召开庭前会议的条件、检察机关要求召开会议时,审判机关是否决定召开会议,也是一个需要协调解决的问题。

基层审判机关与基层检察机关一样,案件多,任务重,工作量大,这也就意味着如果增加一种新的制度,很可能在审判人员中受到一定程度的抵触。审判机关内部对于庭前会议制度是否关注不是检察机关能够决定的,我们能做到的就是向其建议重视庭前会议的作用,发挥这一会议的效力。同时,在提出召开庭前会议时,公诉部门应当将案件材料准备充分,将会议程序及内容理顺,减少与审判机关的冲突。必要时,在发起会议之前,还可以征求辩护人的意见,在意见取得一致时,可以共同向审判机关提出召开庭前会议,以利于程序的顺利进行。在这一方面,考察的就是公诉部门对外的沟通协调能力和对案件的熟悉掌握程度。

(四)积极监督,履行对庭前会议的审判监督职能

庭前会议制度在新《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二条关于一审程序的部分予以规定,并且是规定在公诉案件之内的。显而易见的,庭前会议是属于刑事案件庭审活动中的重要环节,因此,公诉部门作为法律监督机关,应当对庭前会议行使审判监督职能。

检察机关应当对审判机关召开庭前会议的参与人员、主持人员、会议内容等实体内容实施监督,也可以对会议是否决定召开、发起程序、执行程序等程序问题实施监督。这些内容的合法与否,都可能直接影响着庭审中实体内容的审判结果。公诉部门行使对庭前会议的法律监督权,就意味着如果发生公诉部门提出召开庭前会议而审判机关没有同意的情形,公诉部门可以对其实施监督,要求其说明不予召开的原因,不召开的补救办法等等情况。因此,虽然检察机关的法律监督具有一定的滞后性,但监督就是对其最直接的制约。

[作者简介]徐秉怡,天津市北辰区人民检察院。

天涯法律网 法律讲堂 尚格法律人 刑事法律圈 学法网 司考411 景来律师 天同诉讼圈 法信

法律讲堂,尚格法律人,刑事法律圈,学法网,司考411,景来律师,天同诉讼圈,法信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